文史哲艺
蒲松龄笔下的齐天大圣——不失萌萌之风

发布时间:2017-03-16

       

 蒲松龄

       《大圣归来》的上映给国产动漫带来一个大利好,火爆的票房就是最有力的说明。更有意思的是,观众能够接受一个几乎面目全非的“西游”故事,在这个新编故事中,唐僧是小孩,对悟空充满了崇拜敬仰之情。可以说,从周星驰的《大话西游》到如今,“西游”故事已经越来越多元化,观众的眼光也越来越宽容。

   历史久远的名著,往往是经过长年累月的戏说之后渐渐形成的。在戏说“西游”的路上,蒲松龄也曾参与其中,他笔下的齐天大圣就很萌萌哒。

   奇异:

   莽撞后生当面指责

   得罪了齐天大圣

   在蒲松龄的《聊斋志异》里,有一则名为《齐天大圣》的短篇小说,颇为有趣。说的是一个名叫许盛的山东后生,跟着大哥去福建做生意,到了福建某地,在旅店还没把货安置好,就跟当地人去拜一座神庙,据说那座神庙很灵。

   兄弟俩到了神庙,见庙宇十分华丽,“穷极宏丽”,烧香的人也十分虔诚,“诸客肃然起敬,无敢有惰容”,许盛抬头一看,不禁失笑,但见那神像是只猴子,和《西游记》里描绘的齐天大圣一模一样,而且匾额上写的就是“齐天大圣”。还当是哪路神圣呢?原来就是孙猴子。

   许盛的景仰之情一下子没了,也不上香,径自回家。许盛的哥哥很生气,责备他不尊重神仙,许盛哈哈大笑:“孙悟空就是传说而已,是丘处机虚构的故事(这是史上一种说法),你们还当真。如果因此遭什么报应,天打雷劈我都承受了。”

   同行的商人吓得面如土色,连连说:罪过,你居然敢直呼齐天大圣的名讳,找死啊,“闻呼大圣名,皆摇首失色。”

   许盛同学似乎真的惹怒大圣了,当晚头就痛了起来,众人劝他到齐天大圣庙请罪,许盛不答应。接下来,他病得够呛,受尽折磨。头疼才好,大腿又痛,还长出一块巨大的疽,连脚都肿了,晚上痛得连觉也睡不好,饭也吃不香,其兄长代他去庙里请罪,也不管用。许盛是个犟人,腿上灌着脓,嘴里还在骂着猴哥。这样折腾了一个多月,好不容易都好了,却没想又冒出来一个疽,比先前的还痛。请来医生,医生用刀剜疽,“血溢盈碗”,够悲催的了。许盛也够倔强的,忍着痛不呻吟,怕别人说他得罪大圣活该。

   许盛总算折腾好了,接着他哥哥病了,更悲催的是,许大哥一病就病死了。大伙都纷纷传说这是得罪大圣的下场。

   许盛彻底爆发了,抬着兄长的棺材到大圣庙里,指着神像骂:猴子,你要是真的是个神仙,让我哥哥复活了,我拜你为师父,“倘尔有神,当令死者复生,余即北称弟子”,不然,我跟你没完。

   一番狂言,吓得庙里的人纷纷逃窜,生怕大圣降灾到自己头上。

   当晚,许盛就被人叫去,有人要跟他对质,这人就是传说中的齐天大圣。大圣也挺恼火的,严厉批评许盛:“你哥病死,是庸医的责任,你找他们理论去,这事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你跑我庙里叫嚣个啥?”

   听这番话,大圣其实也觉得挺委屈的,你们兄弟俩跑到异乡做生意,水土不服,你许盛生疽,哥哥病死,都是有客观原因的,没来由赖他身上干吗?

   不过,蒲松龄笔下的悟空跟《西游记》里的悟空一样,争强好胜,怕丢面子,于是又对许盛说:“老孙我今天不显点能耐,还让你给小看了。”转头派人去阎王那里要人,几经周折,终于把许盛的哥哥从鬼门关拉回来了。这跟《西游记》里大圣在阴曹地府将生死簿一笔勾销的故事,有异曲同工之妙。

   从这一点看,《聊斋志异》里的孙悟空还是延续了《西游记》里的形象,刚直耿介,但又好胜爱面子,在与许盛争论时,不失萌萌之风,同时也透露了一点信息,孙悟空作为一个文学形象走入民间,至少在清朝,已经成为一种信仰,福建一带有了他的庙宇。

   神奇

   凡人与大圣结缘

   两人一起游天宫

   不打不相识,从此这许盛与孙悟空有了交情。不过,许盛兄弟脱离劫难之后,因为生病耗费巨大,陷入贫困,生意也没做成。这一天,许盛灰心丧气地走在野外,碰到一个褐衣人,褐衣人问许盛为何如此烦恼,许盛正愁没有人谈心,于是一五一十地告诉他。褐衣人说:愁什么,我带你去个好地方游乐一番。褐衣人叫许盛抱着他的腰,然后纵身飞上天空,“云生足下”,不知道飞了有多远,忽然看见一个琉璃般透亮的世界。

   看到这里,瞧那褐衣人的架势,不用提醒,都知道是齐天大圣在翻筋斗云,褐衣人就是大圣,当时许盛眼神不好,没认出来。大圣带着许盛来到一个神奇的世界,这里就是大圣当年大闹过的地方——天宫。正游历间,他们看见了一位仙风飘飘的老翁,他烹茶招待孙悟空,却不怎么搭理凡夫俗子许盛。喝完茶,大圣跟老翁说:“这位年轻人,是我的学生,初次见面,你总得给点见面礼吧。”老翁于是拿出一些白色石头,像是鸟蛋,晶莹剔透,“状类雀卵,莹澈如冰”。许盛是个面子薄的人,只拿了六颗,大圣说:你怎么这么不好意思,我替你拿。于是又拿了六枚,总计十二枚,都给了许盛。

   又一个筋斗云,从天宫回到地面,许盛问对方尊姓大名,大圣将脸一抹,笑着说:不认识啦,我是老孙呢。又告诉许盛,刚才那位老翁是财星,那十二颗石头,很值钱的,你收好了。

   许盛回到家,将石头交给专家一检验,发现这些石头都是珍贵的宝石,价值连城,就把它们给卖了出去。靠着这笔生意,他和哥哥不仅脱了贫,还发家致富了。当然,这一切都是作者蒲松龄善良的主观愿望而已。从此,许盛兄弟和齐天大圣成了好友,每次去福建做生意,总要去大圣府上坐一坐。

   这篇故事篇幅虽然没法跟长篇巨著《西游记》相比,但蒲松龄还是凭着他的生花妙笔,塑造了一个完整的齐天大圣形象,直率而有点暴躁,自大而不失善良,富有同情心,基本上延续了《西游记》里形象的优缺点,并不是高高在上的神灵,而是很接地气的朋友。同时也更有民间色彩,跟地上的凡人更接近了,尤其是大圣救人和送宝石那两段,寄托了人们摆脱灾难,过上幸福生活的善良愿望。可以说,蒲松龄让孙悟空的形象更丰富了。

   《西游记》里的孙悟空形象是一个真实的文学存在,《聊斋志异》里的孙悟空则说明,《西游记》的文学功能还没有走完,还有接力棒,其他文学巨匠还在持续改造它、升华它、发展它,从而让“西游传说”更加丰富,更加富有立体感。

   成功的文学形象,不是一步就走完的,还有后续。

   花絮:

   《西游记》的作者另有其人?

   《聊斋志异·齐天大圣》里有一个很有趣的信息,就是许盛认为《西游记》是丘处机写的,和我们所认定的吴承恩的说法大相径庭。其实,这也是有根据的。《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里的重要人物丘处机,也是中国史上一位很重要的真实人物,曾经受成吉思汗之邀,带着弟子历时两年零四个月,行程万余里,到达雪山行宫与成吉思汗论道。关于这件事,《射雕英雄传》也有描述,只不过把郭靖见成吉思汗的故事写得更详细,这是出于小说的需要。

   后来,丘处机的弟子李志常将丘处机的这段经历写成《长春真人西游记》,这本书刚开始名气并不是很大,到乾隆年间,开始广为人知。而明朝有些版本的《西游记》则将丘处机为《长春真人西游记》写的序放在“唐三藏西游记”的前面,于是两个西游故事就套在了一块。

   民国时期,胡适、鲁迅等人根据明朝的《淮安府志》,推断出“西游记”的作者是吴承恩。关于这点,至今仍有争论。从文化历史角度而言,两部“西游记”都是伟大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