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哲艺
《论梁实秋》

发布时间:2016-11-10

       一日,转载著名文学大师梁实秋生平文献资料到微博空间,很快就有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与我半真半假地开玩笑说:亲戚!后面又发了一个憨笑。我看到后不禁一声长叹,面对此言,觉得自己甚是渺小。梁实秋乃我文学路上的崇拜偶像,彼此姓梁不假,转发供研究学习,丝毫没有攀亲戚的意图,也并非借此来炫耀自我,张扬自我。我,文学界微尘一粒,怎敢攀比梁实秋。转发,只不过是站在文学的高度上,借鉴学习而已,是对梁实秋的怀念和敬慕。

       梁实秋,号均默,原名梁治华,字实秋,笔名子佳、秋朗等。1915年考入清华大学。后与闻一多等成立清华文学社,开始写批评文章和新诗。1923年留学美国。1926年回国,先后在东南大学、暨南大学任教。1928年与叶公超、徐志摩等人成立新月社。先后与鲁迅就人性描写诸问题展开论战。梁实秋不仅是现代著名散文家,学者,文学批评家。同时他也是我国第一位翻译和研究莎士比亚著作的权威专家,享年84岁。一生给中国文坛留下了两千多万字的文字创作。其散文集创造了中国现代散文著作出版最高纪录。曾出版过《浪漫的与古典的》和《文学的纪律》两部文艺批评专著。

       在现代文学史上,梁实秋成就斐然,有目共睹。然而,同是文学界的公众人物,对文学的表述立场他与鲁迅却各持己见。两个人对文学思想的持久论战,今天依旧是文学人士的谈论话题,详尽的论述,为中国文学史留下了一笔珍贵的学术文献。究竟梁实秋和鲁迅有着怎样的人性思想价值观念,这里需要加以叙述。梁实秋认为:“文学根基于人性,文学家必须保持自由的人格,提倡文学的节制与理性,用理性和节制作为衡量文学作品优劣的一种标准”;而鲁迅则主张思想统一,抨击黑暗社会,揭露国民的劣根性。鲁迅这一独立的批判精神,弘扬的、唤醒的是救国思想。这在鲁迅的文集《朝花夕拾》就可窥见。鲁迅铸造了文学的高度,亦成为了现代文学的奠基人。就学术而言,梁实秋和鲁迅都很有成就,我以为,他们各有优点,就像两个不同质地的美玉。只不过是:美学不同,价值不同。同是文坛巨匠,但鲁迅对后世的影响超出了梁实秋,这是事实,毫不夸张。

       从梁实秋对人生价值观的阐释来看,梁实秋在创作上始终围绕着对”人性描写“这一重要思想来体察社会,来反映现实。他是那么地尊重审美,又是那么地富有理性。难怪他的散文一直都被学界和科班出身的学者青睐和赏析,这正是他崇高人格的魅力的所在和表现。每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有着自己的人生观,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和想法。理所当然,梁实秋也有自己的人生观。他曾说:”人性是很复杂的(谁能说清楚人性包括的是几样成份)为其复杂,所以才有条理可说,情感与想象都要向理性低着,在理性指导下的人生是健康的、常态的、普通的,在这种状态下表现出的人性亦是标准的。“我很认同梁实秋的人生价值观。宽泛地说,理性之人恰恰就是愚昧之人的参照。只有在这个意义上,人才会知道他或她是不是同属于人类范畴,反之,就是背叛了人性,失去了道德。以”丑和恶“为文学创作理念的所谓的文人,必将受到社会有理可循的指责和教化。

       梁实秋的人文高度、思想高度和美学高度,都一一贯穿在他的文字里。他的散文被后人归类为文人散文和学者散文两种。他的散文语言简练,意蕴丰富,行文深入浅出,以向善向美的抒情格调,抒发了对美的追求。境界之深邃,达到了艺术所要求的理念。譬如《我的一位国文老师》就很能说明问题。通篇表达了他对国文徐先生的敬仰和怀念。也正是这位严厉有加的国文老师,给了梁实秋热爱国文的兴趣,使他日后走上神圣的文学创作之路。合上书,我不禁又怀念起教我现代文的语文老师周伦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