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改革
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谈校园足球改革

发布时间:2016-03-23

11月26日,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召开,足球成为体育必修课、纳入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等重磅内容出炉,此次会议也被看作教育部主导的校园足球工作全面启动的标志。

  但发展校园足球紧缺的师资、场地、经费如何解决?如何做到安全踢球,解除家长的顾虑?校园足球会不会发展成“应试足球”,是不是“大跃进”和“政绩工程”?

  教育部体育卫生和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日前接受了新华社记者采访,就上述问题和质疑作出解答,并阐释了校园足球的未来发展思路。

  学校体育改革突破口

  王登峰说,体育是教育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体育除了教人学会运动技能、提高健康水平以外,还能促进学生智力发育,同时帮助学生养成团队合作、遵守规则、尊重对手、尊重裁判、坚韧不拔、永不服输的精神,所以体育在学生培养中起着基础性不可替代的作用。

  “足球作为体育的重要项目,它的功能跟其他项目相比更具有代表性,因为它是集体项目,而且在全世界最普及,”王登峰说。“中国学生在全世界是上体育必修课最多的,从小学一直到大学一二年级体育都是必修课,加起来有14年,但很多人竟然连一个运动项目都没学会,所以我们的学校体育需要改革,需要让孩子学会一两项伴随终生的运动技能。我们选择校园足球作为学校体育改革的突破口,不仅因为足球运动本身,还因为大家都很关注足球,而且中国足球水平比较落后。要提高中国足球水平,必须从娃娃抓起,让更多孩子参与到足球中去。”

  四方面发展校园足球

  第一是普及。王登峰说:“足球作为体育必修课并不意味着所有学生都一直学足球,因为在学校体育里,除了教学生基本的运动技能,如跑跳投等,还要让学生学习不同的运动项目,如篮球、排球、乒乓球、羽毛球等。足球作为必修课,只是指一个学生有一段时间要学足球,其他项目也要学。在校园足球特色学校里面,学生除了基本的运动技能以外,要有一定的时间段来上足球课,比如现在小学每周4节体育课,初中高中每周3节体育课,校园足球特色学校每周至少有一节体育课应该教足球,非特色学校则不必每周一节足球课。”

  第二是教学和训练。“在特色学校,因为每周都有一节足球课,因此要制定全国统一的学习大纲,确定在不同年级学习什么足球技能,循序渐进。同时,我们还要组织校内课余的训练。因为特色学校所有的学生都要学足球,所以还可以开展丰富的和足球相关的体育文化活动,可以组织班级比赛、年级比赛、学校比赛,而且可以把课堂学的核心技术编排成大课间操。”

  第三,搭建四级联赛体系。“小学主要是鼓励大家广泛参与,因此我们不搞小学的全国比赛,小学的比赛只要打到地市就可以了。初中则要组织全省比赛。高中和大学组织全国的分区赛和总决赛,从而形成以学校为单位的四级联赛体系。”

  第四,在四级联赛基础上把有潜力的学生选出来按照区域来组队,集中参加夏令营和冬令营。

  师资场地经费解决有道

  王登峰表示,目前体育老师本身就不足,有足球特长的就更少,目前的规划是体育教师培养、各类教师培训和聘请兼职教师三条路。其中兼职教师包括足球教练、裁判、退役运动员、社会上有足球专长的人士、在校足球专业大学生等,把社会各方面力量动员起来,由政府购买服务。“有的学校连体育老师都没有,这就是中国足球的现状,所以我们只能慢慢改善。但我们不能等,而要马上行动,请兼职教师来教授足球就是一种方式。”

  解决场地问题的原则第一是因陋就简、因地制宜,不一定建设标准足球场;第二是逐步改善,新建、改建和扩建要成为学校体育设施建设里很重要的一块。第三,盘活存量。社会、社区体育场馆和学校共享,新建的体育设施在建设时的管理体制上也要做一些改革。“国务院近期印发了《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把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下一步将在全国范围内规划建设一大批体育健身场所,我们可以把校园足球场地建设和国家整体格局有机结合,”王登峰说。“校园足球场地设施需要逐渐改善,但不能等到所有问题解决再开展。”

  他强调,场地设施的改善不仅针对足球,也是整个学校体育设施的改善,“本来我们这部分欠账很多,现在只不过通过发展足球去推动改善学校的体育办学条件”。

  王登峰介绍,从国务院近期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学校体育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提出强化体育课和课外锻炼等要求来看,学校体育在教育中的位置将变得更加重要,教育经费支出结构上将向体育倾斜。

  据介绍,校园足球经费将纳入各级财政。“中央财政会出一部分钱,用于全国性的校园足球教学、研究、师资培训、聘请高水平教练以及全国性赛事,地方各级财政经费用于地方层面的这些领域。此外,还有社会企业、组织的支持。”

  加强安全管控 消除家长顾虑

  家长不愿孩子踢球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担心安全问题。

  王登峰说:“应对此问题首先要加强安全管控,如何做热身,如何安全使用场地设施,在运动过程中注意哪些问题,如何保护自己,什么危险动作不能做等,都要向学生讲清楚而且反复强调,事后也要做评估。我们将细化校园足球各种教学、训练和比赛中的每一个环节,严格按照程序来做。安全问题要落实到人,从校长到班主任、教练、教师等,这一安全管控体系的构建我们已经着手在做。”

  “第二就是完善保险制度。现在学校都有学生体育意外伤害校方责任险,在完善这个险种的同时,我们也希望能够探索另外一种学生体育伤害险。校方责任险只是在学校有责任的情况下才会进行赔付,我们希望将来把学生进行所有体育运动(在各种场合)可能出现的伤害都做一个险种,统一来购买,这样会大大减轻社会各方包括学校、家长、孩子的负担,同时要探索一种第三方处理或调解纠纷机制。”

  拒绝应试足球政绩工程

  近期有关校园足球的利好一个接一个,由此也产生了校园足球是“大跃进”、“应试足球”、“政绩工程”的质疑。

  王登峰说:“(解释上述质疑)只需要明确一个问题,即校园足球是推广我们体育教学改革经验的扩大版试点,原来做的试点就是 一校一品 ,而且获得了成功,比如兰州一所小学发展篮球取得了成功。我们现在扩大试点范围,通过足球进行试点,如果效果不错,会成为一种模式,由此我们可能很快就启动设立篮球、排球等其他项目的大规模特色学校,因此我们不是盲目的。我们打算在2017年布局2万所校园足球特色学校,这是不是 大跃进 ?不是!因为我们在评估时发现,具备布局条件的学校有十几万所,在综合考虑了各种因素后,我们才设定了2万所的目标,而且校园足球已经开展了5年,布局学校已有5000多所,有了很好的基础。”

  校园足球会演变成应试足球吗?王登峰说:“不会。虽然足球是必修课,但只是把学生的上课情况、参加课余训练时间,是否是班里足球队、年级球队或校队队员,代表班级、年级、学校打过多少比赛获得什么成绩,代表省市打过多少比赛获得什么成绩等,记入学生综合素质档案里,并不考试,只是作为将来升学的一个参考,就如同思想品德、艺术实践也会记入档案一样。”

  王登峰同样否认了“政绩工程”的质疑,“评估校园足球最主要是看学校的足球课怎么教、请了什么人、校内比赛做得怎么样、业余训练开展如何、学生安全保障情况、场地设施改善情况、教师待遇是否提高、学生体质健康变化趋势等指标,而且会向全国公布。”

  王登峰说,校园足球不是让孩子只踢球不学习,或者主要踢球、次要学习,而是主要学习、次要踢球,在保证文化课成绩好的基础上增加足球特长。

  他还说,《中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规划纲要(2015-2025)》有望在明年出台,而校园足球未来十年的发展目标是让体系建设更加完善,包括场地、师资、赛系、赛制、赛纪,后备人才体系等,通过校园足球带动其他运动项目发展、推动学校体育改革,实现立德树人目标,实现培养学生一两项运动技能、提高体质健康水平、培养学生健全人格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