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探索
文化:大学之魂

发布时间:2014-06-25

  大学文化是大学的灵魂。由于种种原因,我国大学的文化建设还是一个薄弱的环节,可以说现在大学存在的一些问题归根到底还是大学文化的问题。

大学文化和精神缺失是一种信仰危机

  大学组织正在由人类文明的精神家园、人类社会的知识权威向技术人才与成果的生产基地蜕变

  钟秉林(北京师范大学校长)文化是大学的灵魂。那么到底什么是大学文化呢?我们可以从四个层面来理解大学文化。一是大学物质文化;二是大学制度文化;三是大学行为文化;四是大学精神文化。精神文化是大学文化的核心和最高表现形式。

  我国大学文化建设面临诸多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体制机制方面的原因,也有外部环境的原因,同时还有大学自身原因。应当看到,大学文化建设的内容十分丰富,文化的生成需要历史积累,文化的培育和传播需要制度保障,因此大学文化建设是一项长期性的系统工程,需要大学、政府、及社会各方共同努力。

  王冀生(教育部高教司原副司长、大学文化研究与发展中心顾问)时代呼唤有灵魂的大学。文化是大学之魂,它深深地蕴含在育人是大学之本和科学是大学之根之中,并且把大学应当坚守的文化品位和崇高理想作为大学赖以承载的精神支柱。

  当前我国大学文化和精神缺失突出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第一,教育活动本义的缺失。尤其是近一个时期以来,在我国高等教育快速实现大众化的过程中,育人在大学里的根本地位没有得到充分的保证,存在着精英教育意识减弱的倾向,校风、教风和学风和教育质量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滑坡现象。第二,大学创造力的萎缩。创造力的萎缩主要表现在大学不同程度的出现了办学目标功利化的倾向,重功利轻理性,有些大学甚至盲目的跟着市场走,严重后果导致大学创造力的萎缩和教育学术腐败现象。

  在当前世界范围内,出现了一种以崇尚物质、忽视人文为主要内涵的全球性的文化生态危机,实质是一种信仰危机。大学组织正在由人类文明的精神家园、人类社会的知识权威向技术人才与成果的生产基地蜕变。当前在我国出现的大学问题和精神缺失现象是当前在世界范围内出现的大学文化精神缺失信号在我国的深刻反映。

千校一面,我们的大学文化特色?

  凡是一个“活”的东西都有自己的个性。大学缺乏这种个性说明没有抓到大学文化建设基本的本质

  郭传杰(中国科技大学原党委书记)有人做过统计,统计了一百多所学校,其中80%多的学校校训都是“求实、创新、奋斗”这几个字。谈到目标都是一流,不是全国一流就是地方一流,甚至大学的校门都差不多。如果这个大学和那个大学只是名字不一样,现在很多大学连名字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大学文化很难体现自己的个性。

  大学特色建设文化个性为什么那么重要呢?凡“活”的东西都有自己的个性,在大学发展到今天更强调价值多元化在文化发展中具有丰富的个性,缺乏这种个性说明没有抓到大学文化建设基本的本质。

  钟秉林:缺乏鲜明个性。大学建设需要体现主旋律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同时,由于每一所大学在历史、地域、结构、功能等方面都有特殊性,在文化上也应体现其个性和特色。当前,我国大学面临的突出问题之一就是缺乏文化个性,千校一面,在目标定位、人才培养模式等方面的同质化现象严重,制约大学办学质量的提高。

  龚克(天津大学校长)现在没有个性成了我们的特色,这里确实有很多的原因,其实我们的文化个性从很多地方来谈,从地域谈文化个性,中国大学的文化其实有它的特色,没有特色也是我们的一种特色,

  现在,大学表达出来的,比如说都是一流,我们不能追求二流,这肯定是我们不能提倡的,一流意识肯定是我们提倡的。问题是我们的文化要追求一些实质性的东西,一流二流是外部来衡量,而不是特别实质的文化追求。我在天津大学碰到一个问题,天津大学一百年来强调“严”,叫做“双严”方针,“严谨治学、严格要求”,开始说“严格教学要求”感觉学校不讲究文字,后来吴校长说,这个说法跟历史上有关系,早期谈“严”到抗战期间谈严,抗战复员以后谈这个“严”,上世纪50年代初谈这个“严”,到上世纪60年代初又谈“严”,天津大学从办学以来追求的是严上加严,就是对严格的追求。这是这个学校特别独特的文化现象。后来我们说要坚持,要把严格坚持下来,而且要把严格解释成内在的文化需求,不是外部的禁锢,内在的追求严格,就是追求高标准,追求卓越。坚守“双严”的方针,这里要处理一个关系,要考虑文化实质不要简单谈一流,需要有学校自己的文化风格,对它的阐释是需要提倡的一种文化建设方向。

文化建设不是搞运动

  建立评价和奖励体系,实际上指挥我们的大学文化更加能够鼓励创新

  徐冠华(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主任)我们社会的功利化比较严重,必然渗透到大学和科研机构。应当建立一个新的体制来改革或者促进我们健康的文化发展,特别是我们的评价和奖励体系,因为这实际上是一个指挥棒,在指挥我们的大学文化是往功利化方向发展,还是更加能够创新。

  我们在奖励、评价这方面有一个问题,长期以来把不同类型的研究用同样的办法解决,或者说我们在过去长期的用搞工程的办法、用工程的组织办法来评价和奖励我们的科技科研工作。当然现在还要避免另外一种倾向,同样不能用单纯的搞基础科学的办法评价我们所有的科技工作,这也是不合适的。社会人文科学更有它自己的特点,要根据它自己的特点给予评价,不能用简单同一化的评价体制和奖励体制来促进发展。

  杜玉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党委书记)大学文化建设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大学领导的文化自觉。大学领导对文化建设的推动,主要表现为思想观念和发展方向的领导。

  大学文化的变革和发展也是时代变革的必然结果。在大学文化发展过程中,世界范围内的新思想、新观念和新方法会自然的渗入大学的方方面面。在文化建设过程当中,大学领导面临更加艰巨的挑战,比如如何深刻的认识大学的历史使命,如何深刻的认识大学历史、现状和未来,如何确定大学的发展目标等等,只有在此基础上才能正确把握大学文化发展的方向,制定符合每一所大学的文化建设长远规划,才不至于造成大学文化发展的迷失。

  郭传杰:校园文化建设在一般狭义的情况下,可能理解为校园里面的文化体育活动,但是更多的和学校的发展战略,和学校的发展目标,学校基本的理念联系在一起,但实际工作中往往偏离了大学文化建设的文化实质,所以在学校工作中往往建设中抓皮毛,抓一般性的东西。

  实际操作中,文化建设要根据文化本身的特点,不是搞运动,也不是搞一个表面的东西。一定是假以时日的长期过程,而且在评价检查的时候,文化建设是很难。我们在研究所也搞过检查,开始有硬的东西,后来不搞硬的了,文化是外面的人在这个单位,以及在这个单位生活工作的人长期的一种体验,而不是看你物质方面的东西有哪几条,一条一条对。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从理念到方法,我们在文化建设中还需有更多地改进。